未ㄋ旳 .情

Gudal Studios:

新作品周期太长,停下来歇会捏了个胸像玩玩。

原型师:Serpent

原设来自おぐち的「甲」

(原图见: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24891960)

并非100%按照原设,另外自己加了一点点细节。

材料:美国土、少量原子灰。

圣诞新年愉快!

=Cafe Blog=:

又到了年关~ 今年有拍到不错的圣诞树, 提前来圣诞快乐一下~ 圣诞节我放假别人上班这种事真是太美好了=v =





薯片罐变树洞屋笔筒+教程

E想天开:


 


其实本来想做的是别的东西,后来买了几支笔,放抽屉拿进拿出真麻烦,就想,要是有个笔筒就能直接放桌上了。


 


纯粹是出于需要个笔筒,所以没怎么经过大脑,略残。


 


由于迫切需要笔筒,所以讲究的是速度。


 


 


那么,下面附上步骤,给大家参考。如果感兴趣,也可以做一个玩。


 


首先,从囤的废品中,找一个薯片罐(卷筒纸是打酱油的),找一些硬板纸,白胶,剪刀等等。




 


然后将薯片罐剪成长短两个部分,连着底的长一点。






找一个圆形物体,画一个圆,作为栅栏的底部。






把长短两个罐子这样粘住,然后放在画的圆后面。描一圈轮廓,剪下。






对了,再准备一张新民晚报。




 


 


做出一个弯的树枝来。




 


然后用纸粘土塑形,做出细节,细节随意,想到哪里做哪里。



 




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顺手粘上去个这么丑的花……





捏出精灵,再放上个小相框。相框用线绑上去的。





然后半成品就是这个样子了。



 




开始上色,就是那坨万恶的花,让我茫然了……





上完色,成品就出来了,这个样子的↓





精灵萌萌哒。





可以放笔了,终于,每天下班回来做一点一点一点,终于。


矮的那边,放胶水,放笔芯,正好有没有!





这里可以放相片,也可以放便条。前面的栅栏可以放夹子,回形针,橡皮等小物。





 


其实上色上成这样是有原因的,大部分颜料都干掉了……,只剩下这些了。



完工,还行,解决放笔的问题了,又可以好好玩耍了。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或作它用。

京白狸:

今天我生日哦(*´∀`)ノ 

+手机qq居然还给个祝,贴心❤,所有3月3的孩子们也生日快乐~

+昨天是好朋友生日,章是给她的贺章_(:з」∠)_

+刻完这个极细的漆终于被磨掉了TUT 果然很容易掉漆啊TUT

+撸留白的时候弄坏了3个字 喜欢找茬的可以去玩ヽ(;▽;)ノ

饕餮 [3]

痛痒:

3.小龙虾


“你今天别开车了,我去接你。哪个学校?” 面对这么直接的套话,王源不情不愿地说了自己的学校。但也不是真的不情愿,有点欲迎还拒的意思,心里带了点暗戳戳的期待。


出校门的时候王俊凯正靠着车门抽烟,西装外套和领带挂在后座上,衬衣袖子卷到手肘下面一点的位置,露出好看的手臂肌肉和腕表。有路过的女生偷偷回头看他,他眼神并不看过去,腆着一张冰山脸。王源走过去,心里有奇异的膨胀感,他很清楚不是嫉妒,也许是一点点虚荣。




王俊凯看到他便掐了烟,卸了冰山脸远远冲着他笑,像只温顺的大猫。他并不回应,直接上车,心脏里的热气球完全膨胀,整个人要飞起来。可他并不这样说,“在校门口抽什么烟,勾引小姑娘啊。”




“这不勾到一个。”王俊凯关了车门,顺手摸了一把他的头。




“滚你…”一被摸到头声音就低下去,王源转过脸去。留一个通红的耳廓给王俊凯。




操,不小心越界了。王俊凯这样想着,轰轰地踩油门。


操,摸我头什么意思啊。王源这样想着,刷了无数次微博刷不出新鲜事。


操,不就摸个头么多大人啊搞得跟初恋似的。两人都这样想着,王俊凯停了车。


“老板,两位!”王源走在王俊凯前面。


“嘿,来了啊,老规矩?” 老板招呼着。


“恩,老规矩。”王俊凯后进来,拉了凳子坐下。




老板愣了一下。“这…按你们俩谁的规矩?” 王俊凯也愣住,眼光投向王源。




“哦,这就是我昨天说的那家店。没想到咱俩说的是一家。”王源刚下车也是一瞬间晃神,这家店来了这么多次,之前怎么一次都没见到王俊凯。




“之前怎么没见过你?”王俊凯一边掰了一次性筷子一边说。轻车熟路用筷子套折了个筷架,摆在王源面前。


最终还是照了王源的老规矩。因为他每次都带人来,点单也是两人份。




三斤小龙虾端上来。装了满满两个铁盘,和辣椒堆成两座油亮饱满的小山。汤汁充分吸收了辣椒的精华,小龙虾又被汤汁浸得饱满。小龙虾去头剥壳一口咬下去,有鲜美的肉体和热辣的灵魂。




“每次都带女生来啊?” 王俊凯一边假装心不在焉地问,一边给自己戴上一次性手套,逐个手指整理好,像是外科手术的架势。




“没,老是和刘志宏来吃,你见过的。”王源也戴了手套,准备开动。




话音刚落王俊凯就举了一个小龙虾在王源面前,剥好的,带着锅里的热气和指尖的热度。王源也不客气,接过小龙虾,他的手指碰到王俊凯的手,隔着两层没厚度的塑料布,欲盖弥彰。王俊凯边剥边吃,王源也边剥边吃,无奈手速不敌王俊凯,平均剥两个那边就递过来一个剥好的。




“我给你说,之前和刘志宏来吃麻小。我剥着剥着就不想剥了,嫌麻烦。他们就老开玩笑,说你下回找个小姐,包她两个小时,让她给你剥小龙虾去。”




王俊凯一边低着头剥虾一边笑,然后递了只小龙虾到王源嘴边,“大爷您吃好。”虎牙闪闪发亮。




王源一口咬上去,留了虾尾在王俊凯手里,嘴唇不经意碰到他的指尖。王俊凯顿了顿,大脑空白了一下,却还是冷静地样子抽回手。




剥虾。王俊凯低着头,肾上腺素突突地往上冲。


吃虾。王源低着头,辣得鼻尖耳尖通红。




饭后王俊凯送王源回家。王源报了个响亮的小区名,问王俊凯知不知道怎么走。


“我对那儿熟得很。”千玺家就在那。


“你不会也住那儿吧?”王源转过脸问,眼睛在夜色里像葡萄。




王俊凯扭头看了王源眼睛眨巴眨巴,想逗逗他。笑了笑没吱声。




“你女朋友住哪儿?”笑而不语。


“前女友?”


“前男友?”王源一脸调戏的表情。


“嗯。”千总你可千万别打我。王俊凯感觉旁边的人明显愣了一下。成功反调戏。




王源被噎住,心里洒一杯汽水,不安地呲啦啦冒着气泡,带了一丝隐约的甜。他张了张嘴,压了情绪扭过头,“看不出来啊。”王俊凯装冷静不说话,看着王源在一旁别扭,有的没的踩了一脚油门。




车停在王源家楼下,王源穿外套准备下车的时候,王俊凯从后视镜里远远看到一个男人和一只金毛。男人看到亮着的车灯顿了下,牵着金毛走近后挥了挥手。靠,刚好碰上易烊千玺。王源从副驾驶下车,千玺刚好走到驾驶座窗前,两人看着对方站定。王俊凯一边想着让你刚才胡说作大死,一边硬着头皮云淡风轻地摇下车窗。




“大晚上的怎么想着过来了?”千玺看了一眼王源,给王俊凯笑出一个梨涡。心想怪不得你最近成天抛下我加班原来自己在外面逍遥自在。王俊凯一脸这不明摆着么你快走别给我乱说话的表情对着千总,但顾虑到王源在那边听着,语气平淡地说了句,送朋友回家。




“朋友?”千玺挑眉,心想你丫在不心怀鬼胎才怪了给我装什么正经让你抛下我独自加班。王俊凯使着“溜你的狗去别添乱了改天给你说”的脸色,敷衍着说了句嗯。


王源站在车外,看不见王俊凯的正脸,只看见千玺笑里藏刀。天蝎向来敏感,这么一来二去王源觉得不对,想到刚在车上的对话王源豁然开朗。遇到前男友了。他看着那俩人对话终止,觉得自己应该打个招呼。




“你好!”他看着千玺,心想着王俊凯眼光不错和我差不多帅。继而有淡淡的失落感,下午王俊凯接他时心里膨胀的那个热气球,现在慢悠悠地落了地。




“你好。”千玺看着王源,心想着王俊凯你就浪吧抛下我独自加班不过小伙子看着挺好的。


--------分割线-----------


这几天看到饕餮得到了这么多的喜爱也是开心到不行。谢谢给我红心蓝手灰加号的每个人,么么哒!





【卷黑】命中注定12 END

白茔:

卷毛在纯黑家又住了一天,就因为家里盖新房的事情回到了开封。


之后的一个多月里,纯黑开了新坑,除了春节那一段时间休息以外照常直播。而卷毛从某一天起就莫名地消失在了网上。做到一半的小小大星球停更了,平均每天一条的微博也再没出现过,焦急如焚的粉丝甚至跑到纯黑的直播间里,拼命刷进黑刺去就为了问问纯黑为啥卷毛不见了。


然而再怎么问,纯黑都是随口一答:


“我哪知道这家伙跑哪去了,放心吧反正没死。”


但从纯黑的表现来看,他这段时间的直播看起来心情都不错的样子——应该说是相当不错,虽然没有卷毛在一起联机,依然打得十分开心。


既然纯黑说没事,卷毛应该只是去忙三次元的事情了吧,毕竟是春节期间啊。


CP粉们一边担忧着,一边又这么自我安慰着。


 


卷毛最后的一条微博,貌似是装修房子的照片,还说自己亲自动手了。


没错,卷毛确实是忙三次元的事情去了。


 


春节过后的某一天,济南下了一场不大的雪。


这天是工作日,再加上室外气温有些低,街道上行人寥寥。


有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出现在了某条街道上。


穿着长款黑色大衣的男生走在右边,一条超大号的围巾裹着脖子,手里捧着豆浆。


穿着白色棉服的男生个头要比另一个高一些,抓着包子啃得正开心,口齿不清地说着什么。


“你看我对你多好,早餐还没吃就奔过来找你,大老远的开车很辛苦好不好。”


纯黑不屑地哼了一声,“是吗,我怎么没感受到。”


卷毛满嘴的包子,依然口齿不清:“你就装吧,是哪个白痴一直在催我。”


纯黑把手里的豆浆递过去,“你能不能吃完再讲话!”


卷毛嘿嘿一笑。


 


两人并没有直接回纯黑家,因为纯黑说难得下次雪要看看雪景,就继续在城里转悠。


走着走着,卷毛突然指着一个方向:


“哎纯黑你看——”


纯黑拿着PAD正在拍树上结的霜,不解的转过头来,“什么?”


“游乐场啊,可惜下雪关了。不然咱们还可以再去——你记不记得有次玩GTA的时候,坐到摩天轮结果下不来?”


“记得啊,怎么了?”


卷毛凑过去,“你那时候说不懂,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纯黑收起PAD来,嘴里嘟囔着,“我哪记得我说的什么话,都那么久了。”


“不记得啦,你说摩天轮没啥意思,我说这是情侣坐的你懂不懂?你说,”卷毛顿了一顿,然后模仿纯黑的语气说:“哈~完全不懂。”


纯黑又哼了一声,“这有什么差别。太冷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卷毛赶紧跟上,“你等等哎,让我拍张照!”说着就掏出手机来冲着纯黑的背影咔嚓一张,然后边走边低头摆弄。


纯黑凑过去看了看,图里就是下着雪的街道和纯黑整个的背影,“你拍这干什么?”


卷毛继续摆弄手机,“我发微博。”


纯黑提高声调,“谁同意你发了,我同意了吗,啊?你这是侵犯肖像权知不知道,卷毛同学。”


“反正又不露脸,没关系的,啊?”卷毛边说着,心想,有露脸的我还不舍得发出去呢,微博上全是舔屏党。


“恩~行吧。”


 


粉丝们发现卷毛的微博更新了。


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个黑发黑衣黑裤黑鞋子的男生走在下雪的街道上,没有文字,只发了一个doge的表情。


很快有粉丝认出来:这不是纯黑吗!和以前纯黑爆的一张抱着PS4的照片简直不能再像,类似的黑风衣,略卷而凌乱的神奇发型。


这条微博底下顿时就炸锅了。


不爱喝牛奶:@纯黑卷毛爆你照你知道吗[喵喵][笑cry]


电离平衡_掉坑求安利:我!要!炸!了!卷毛纯黑面基了是吗!憋拦我我去跑圈


短腿胖aluo:目测175,不能再高了[doge]


崩坏栗子:面基了( ﹁﹁ ) ~→@纯黑


 ……


 初晴_晴晴晴晴:卧槽你们发现没,纯黑左手中指有戒指!


可乐糖:[doge]


GHOEEE:左手中指是订婚戒啊!各位洗洗散了吧,该上天台的上天台


雪糕的铲屎官:背影帅爆了![鼓掌]


一条大河:结合卷毛消失前的最后一条微博,我好像get到了什么[拜拜]细思恐极


抽风卡灯泡:双A大法好!婚房和订婚戒!卷毛这两个月干了了不起的事情啊[doge]


 


卷毛是个stk狂魔。


这会他坐在暖气充足的卧室床上,怀里抱着正拿平板刷lovelive的纯黑。


卷毛搜到了好事粉丝的帖子,把那张纯黑背影照里的手部特别截了出来,由于像素不够画面有些模糊,还特地做了处理,用红圈清晰地标注出纯黑左手中指上的戒指。


卷毛笑了一下,看着自己的左手。


一个同样的戒指戴在同样的地方。


他弯下腰,把脸埋在纯黑脖子和肩膀的弯上,纯黑的头发扎扎的刺在他脸上,卷毛不禁蹭了蹭。


“干什么你,别闹~”


“等我这局打完,喂——”


……


 在这个雪天里,有一个房间,温暖如春。


=====================END======================




终于完结了~这里话唠几句。


这是我第一次完整的写文(上一次坑掉还好意思说)而且还是个语死早的理科生,没什么文笔和内涵。刚才算了算有1w4的字数,我也很惊讶啦2333


一直都是用爪机码的字,而且能力所限也没法把这个故事再做展开,不如就完结在这个地方吧~


ABO的设定估计有不少姑娘雷,但我只是想借这个设定写一写相亲梗,太雷人的东西也尽量不让它出现了…因为没想出更好的、不在abo设定下也能完成故事的背景。


在我心目中,虽然表面上像卷毛宠着纯黑,但纯黑在两人关系中应该更强势一些,卷毛相对不成熟,可能受笔力所限也没能描写出来,如果有OOC还请见谅。本来设定的不是一路傻白甜,但能力所限写不好冲突,就不祸害啦。


最后,希望两人一直能关系这么好。


感谢看文的大家~


lo主滚去战考试周啦。

荣耀神殿(ALL叶\叶ALL)002

藤渣渣~:

韩文清上线


周泽楷上线


BUG良多


all叶\叶all兼具


设定会死星人(又纠结了设定简直想去把第一章删了重来)


#############


喻文州在等待叶修的答复,他之所以这么早就赶到就是为了占这个先机,他不信今年各大分殿的形势还有比蓝雨更加恶劣的,虽然他不惧怕但是也希望自己的实力可以增强。 


 


“叶修叶修叶修好久不见好久不见……”黄少天人未至声先至。


 


没有等到答复的喻文州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他站起身,“我去冯主教那里报备一下,少天,走吧。”


 


黄少天自是不甘,忍不住絮絮叨叨,“喂喂叶修叶修我跟主教说好了咱们后天就签订契约说好了啊后天日子好是冬至咱们吃饺子吃饺子我们蓝雨驻地那的魔兔饺子非常好皮薄大馅美味无穷……”


 


渐渐地黄少天渐行渐远的碎碎念声不断变小直至消失,重归一片寂静。


 


************


 


渐渐地各分殿人马都慢慢地齐聚在了荣耀神殿,神殿一年一度的全明星阅兵也开始了,本来这只不过是一个简单地年初聚会汇报模式,随着神殿规模的不断扩大这种阅兵也变成了荣耀神殿宣扬武力的方式。


 


小见习神官们对着盛装而过的骑士们大呼小叫,场面被烘托的异常热烈。


 


被选来参加阅兵的骑士都是各方面素质很高的骑士,但是被一群梦寐以求的神官们围观还是让他们忍不住呼吸加重,把头抬高,恨不得把尾巴翘到天上。


 


虽然没有跟神官签订过契约,但是在这种乱世,对于力量的追求源自于本心,对于能够增强自己实力可以跟国民信仰荣耀女神沟通的神官们看起来是那么的……可爱……哎呀真是太可爱了可以请(绑)回去不知道该有多么幸福。


 


小神官们这边看见这么多威武的骑士们也激动不已,要知道在这种乱世里,活下去、强大的力量成为了除了信仰以外最为重要的东西,而神官与骑士之间充满肉欲的吸引就成为了神殿喜闻乐见的事情。


 


毕竟把神官教育成羞涩禁欲份子要怎么面对如此多强大的骑士,甚至见习神官还有专门的这方面的课程以保证自己不受到伤害,所以在来一发这种事情就相对比较开放。


 


要知道,要不是十年前关榕飞制成了女神探测器让荣耀神殿形势大好,变得强盛,人类还在生存线上挣扎的时候甚至礼义廉耻体系都不完善,这也是为什么当今的骑士和神官都是年轻人,十年前的骑士和神官都被无休止的加持和感应透支早早的掏空了身体,很少有长命的。


 


不过那时候的女神信徒都是狂热信徒,他们对女神的信仰是不计后果的,这才让神殿得以生存发展。


 


新的骑士神官体系现在还在摸索中,临时的加持不再是一味的交合加持,研究发现没有契约的交合加持骑士就是一种精神上的感应施压,也就是精神暗示。


 


跟女神沟通的神官会具有一种感知力,在交合的放松状态下这种感知力慢慢地入侵到骑士的思维力形成一种强大的精神暗示。


 


这种暗示在双方来说都是无意识的,所以原来的神官只要做做做就好,当今临时加持虽然不再需要一上来就来一发,但是神官却需要经过系统的培训和修行才能驾驭这种感知暗示。


 


不过这样更加的健康和高效,虽然效果没有以前好但是却可以拥有更加广泛的覆盖面,也让神官这种职业不再带有献祭光环,变得高大上起来。


 


可是契约对于骑士的永久加持问题还是不能解决,这也让骑士们都心心念念能拥有一个专属的神官,所以各种追求手段层出不穷,神官实在是愿意的神殿方面也不好阻挡,再加上神官数量增加、骑士实力的增长和分殿女神像的竖立等等等等原因,专属神官仿佛要成为将来的主流趋势。


 


“神官的地位越来越高,这就是你想要的。”一个人出现在了叶修的身边,强势的夺过了叶修手里的烟,踩灭在地上。


 


叶修站在一座建筑的二楼平台阴影中看着场下的阅兵,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老韩,你怎么没去接受检阅?啧啧啧,真是没看出来这么快就做特权阶级了?”


 


“形式主义。”韩文清冷硬的说道,他就像一座巍峨高峰,身上散发的气势仿佛凝结成实体,煞气逼人,让人一看就知道经过血与火的洗礼。


 


叶修倒是不怕韩文清身上的气场,他继续吊儿郎当的说道,“不错呀老韩,还知道形式主义了,这几年读了不少书吧?”


 


叶修虽然说得吊儿郎当但是也是实情,他们这些新旧时代交替的骑士和神官知道现在的情况好到什么程度,现在的研究人员更喜欢称呼十年以前的时间叫做黑暗时代。


 


在黑暗时代,骑士神官唯一思考的就是在战斗中活下来,文化教育?那是什么?魔兽草原的魔兽会听吗?巴奈特帝国的狼骑们会听吗?


 


这么想着的叶修忍不住道,“当年和你滚床单的时候,知道你能把骑士守则读下来的时候吓死哥了,只觉得你非常有文化。”


 


这话现在听起来有些好笑,但是其中的心酸只有这些经历过的人才会明白,经历过黑暗年代的还在役的神官,现在的荣耀神殿只剩下叶修一个了。


 


说起十年的老交情,冷硬如韩文清也忍不住软化了一些,“现在的研究体系已经完善,你也该跟我签订契约了。”


 


叶修听见却是满不在意的笑了,“最近哥怎么觉得天天听见这句话,你们来之前是不是开了一个瓜分研讨会?”


 


韩文清听见叶修这么说神情又恢复了冷硬,脸皮绷得跟牛皮鼓似的,要是被没见过世面的见习神官们看见了不只打要缴获多少钱包。


 


“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下方传来了很大的喧哗声打断了韩文清接下来要说的话,下意识的向下看去发现是轮回分殿的队伍走进了神殿广场。


 


领头的周泽楷一身银色的甲胄,头盔拿在手上,青涩的笑着,无比俊朗的面容被甲胄上反射的阳关直接衬托到了MAX,那是一种在人群中直接一眼就能找到的特质,几乎他出现的瞬间就能捕捉所有人的目光。


 


而聚集了所有目光的周泽楷,却在进来的一瞬间就找到了叶修的位置,清朗的目光看起来真诚无畏,随着马匹的起伏,丝毫不错的锁定了叶修。